咕咚网

港澳通行证有效期,香港转机需要港澳通行证吗,怎么查港澳通行证剩余次数,北京港澳通行证办理时间

发布时间:2019-11-17 05:03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“等无双伤好,就让他回玖月国,看看逸王什么意思。”

“不用,本王抱着就可以。”轩辕炙觉得坐在软轿上,还没他怀里让人放心。他瞄了眼轿夫,个子是挺高,浑身没有二两肉,万一来一个手滑……

小厮哭爹喊娘的惨叫着,“王爷,饶命啊,王爷。”

第364章漫天妖哥哥 听她说把毒门当成家,漫天妖一愣,只单纯做丫头的家人吗?他好似不愿意呐! 心里想着,如果此时告诉丫头他们不是亲兄妹,将来有一天,没了亲情羁绊,不知道丫头会不会不要他,弃他而去。 好纠结! “漫天妖,还是我去见见她,让他死心吧!”百毒阵到底什么样,楚倾瑶不知道,可她并不想轩辕炙受伤。 “你在担心他?”漫天妖受伤的看着她。 楚倾瑶笑起来,轻脆的笑声随风飘开,“我只是从全局来考虑,觉得他不应该受伤。你别忘了要把境主从高处拉下来,只靠我们两人的力量远远不够。” “丫头,你这么说我好伤心,难道除了轩辕炙,我们就找不到其他同盟了?”漫天妖后悔了,刚刚还引他进什么百毒阵,直接毒死算了。 “能找到,但其他人都没有他的实力。再说,他对境主的恨意一点也不比我们的少。”楚倾瑶道。 “丫头,你就没想过,万一他忽然投向境主,娶了素如一呢?”漫天妖想用这话,让她清醒。 她苦笑,怎么会想不到?当初她想要离开,不也是盼着他这样做吗?只是差了那么一点,他竟然先开口赶她走。 她心里一疼,终究是在意。 “漫天妖,带我去百毒阵。” “不去。”漫天妖站着没动,“丫头,别以为我看不出来,你是在担心他?我不会再给他机会伤害你。他不把你当回事,我漫天妖宠你,你是毒门的小公主,只要我活着,就不会允许别人欺负你。他更不行!” 看着漫天妖愠怒的模样,楚倾瑶眼角有些酸涩,心对他绽放出一个如花的笑颜。“漫天妖,谢谢你,但我真的只是为大局考虑,我离开的时候,他都赶我了,我怎么可能再回去。我的根在毒门,心也在这里。此生,我都会与毒门共存亡。再有就是天琼炙王与毒门并没有深仇大恨,万一把他毒死了,我们不是又多了个仇人?” 漫天妖哼了一声,“说到底,你还是怕他吃亏,怕他中毒,炙王要是那么容易死,早死八百次了。”丫头,丫头,我该拿你怎么办? “漫天妖……大哥,你带不带我去?”楚倾瑶嘻笑着,好像真应该叫他哥呢! 漫天妖立马跳了起来,“别叫哥,我对这个字过敏,喊名字喊名字。”他无奈的拉住她,“要是被他认出来,我就杀了他!” 楚倾瑶扬了扬嘴角,“我戴上你前几日送我的面具。” 见她把面具拿出来,漫天妖抢过去,“我帮你。”这个面具很特殊,从额头一直能盖住整个脖颈,如果不把对方衣服全扒下来,你都发现不了。 楚倾瑶脸一红,“我自己来。” 见她如此防备自己,漫天妖有些失落,赌气的在她身上一拍,她就不能动了。“漫天妖,你……气死我了。” 他默然不语,只是一点一点细心的帮她贴着面具,贴到脖颈时,他的脸忽然红成了一朵火烧云。丫头的肌肤白皙光滑,仿佛吹弹可破,他一紧张,两手就出了汗。 明明很快就能贴好的,结果他愣是多用了两倍的时间。气得楚倾瑶咬牙切齿,不知不觉也跟着红了脸。 漫天妖容貌如玉,丹凤眸里带着一抹认真,本来已经贴好了,可他却发现侧面的位置有点不平。低头想要细看,唇不经意间直接就覆上了楚倾瑶的,他身子一震,慌乱的退开,“丫头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 “赶紧给我解穴,带我去找他。”楚倾瑶又羞又怒。 替他解穴之后,漫天妖闷闷的。特别是听到找他这两个字时,心口倏地一疼。 丫头,如果里面的人换成是我,你可会在意? 他心里的想法,楚倾瑶并不知晓,她给自己吃了颗在枫城吃的药丸,又从怀里拿出面纱遮在脸上,这才跟下来。 两人到了山腰处,漫天妖很快将轩辕炙从百毒阵里放出来,只见他衣衫有些凌乱,似乎在里面受到了不少攻击。手腕处有血迹,应该是被毒虫咬了。 “把这个吃了免得死在我毒门。”漫天妖甩过去一粒解药。其实心里真不愿意呐,可他不给,丫头也会给。 轩辕炙接过后,直接扔进嘴里,目光直直的落到楚倾瑶身上。身高体形,无一处不和阿楚相似。他的心沸腾起来,冲过来就要抱她。“阿楚,我就知道是你!” 漫天妖晚了一步,眼见着他把丫头抱了个满怀,气愤的道,“轩辕炙,你放开她。” 轩辕炙却充耳不闻,只是深情的看着怀里的人,“阿楚,你还在生气吗?我……” “这位公子,你认错人了。”沙哑粗嘎的嗓音随口而出,轩辕炙身子一凛,直接扯下她脸上的面纱。 不由的僵住,这怎么可能? 面纱下是一张陌生的脸,虽说长得不丑,但终究不是心里的那人。 他抬手就向脸上摸去,楚倾瑶退后一步,“敢在毒门非礼女弟子,你还是头一个。” “轩辕炙,你敢动我毒门女弟子,还要脸不?”漫天妖气恼的拉开楚倾瑶,“我告诉你,你的阿楚已经死了,就埋在后山,你赶紧去后山找她,别对我的女人动手动脚。” 轩辕炙冷声,“她是你的女人?” “不是我的,还能是你的不成?”漫天妖冷笑,“你看她的眼睛多好看,很像丫头呢!丫头我抢不过你,这个你要是敢打歪主意,我就和你拼个鱼死网破。” 轩辕炙立刻看向楚倾瑶的双眼,从里面只看到一片漠然,甚至还透着点点寒星,似乎在为他的失礼而气恼。 “这位公子,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,能不能请你收回自己的目光?我讨厌别人这样看我。” 轩辕炙仿佛感觉不到她的不悦,问道,“姑娘可否告知芳名?” 楚倾瑶回身挽住漫天妖,把头靠到他肩上,羞涩的道,“夫君,你快把这个登徒子赶走。” 她的嗓音虽然难听,却透着小小的甜蜜。这甜蜜刺痛了轩辕炙,他起身就往后山而去,既然来了,总要去看一看。 漫天妖还回味在她的那声夫君里,她已经先一步退开。开口道,“他去后山应该会直接离开,我们回去吧!” 漫天妖一脸笑意,“嗯嗯,丫头我们回去。” 楚倾瑶打了他一下,“漫天攸!”漫天妖笑得花枝乱颤,真好呐!丫头和他叫一样的名字。最后一个字不同,已经被他自动忽略。 轩辕炙在后山呆了一晚,第二日天光微亮,才一身露水的离开毒门。来时,有多希望,走时,就有多落寂。 “漫天妖,我想回一趟天琼。”几日后,楚倾瑶来找他。 “不行。”漫天妖下意识的拒绝,“你要回去找轩辕炙?” 楚倾瑶无语,“我只是想回去看一眼韩家,外祖年事已高,我怕这事瞒不了多久。” “那我陪你。”漫天妖道。 两人刚商量完,霜崖就在外面道,“门主,逆风和花娘回来了。” “让他们来见我。”漫天妖想问问京里的情况。 “那我走了。”楚倾瑶要走,却被他拉住,“丫头,不用瞒着他们。”目前为止,毒门内真正知道楚倾瑶身份的,除了四位长老外,就只有霜崖一人。 他都说了,楚倾瑶只好留下。 当逆风和花娘进来,见门主房里有个不认识的女子,两人俱是一愣。恭敬的行礼后,逆风道,“门主,以前你不是一直想让我回毒门,和你学习吗?以后我就不走了。” 漫天妖鄙视的看了他一眼,“你是为了花娘回来的吧?” 逆风看向花娘,见她似乎不太高兴。细看就会发现,她的眼神总是似有若无的看向屋内的女子。 他的心一紧,替她问道,“门主,不如这位姑娘是?” “逆风,是我。”楚倾瑶的声音,逆风肯定记得。 他一愣,随后大叫起来,“你是楚倾瑶,你没死?” 花娘脸色一白,眼中因为见到门主才焕发出来的神采,快速的消散,只剩一层灰暗。她之所以同意回来,就是因为知道楚倾瑶死了。 一厢情愿的以为门主在这时候召她回来,肯定是伤心之余,知道她的好了。可她万万没想到,本应该入土的人,竟然没死。 她如同秋风中的落叶,身子不停的发抖,既然楚倾瑶没死,那让她回来干什么? “花娘,如果不舒服,就让逆风扶你回去休息。”漫天妖的声音将她惊醒。 她苦笑,还以为是逆风不放心她,单纯的跟回来护送,原来是门主有意撮合他们两个。 “不用,我只是赶路累了。”花娘看向楚倾瑶,“花娘见过炙王妃。” 漫天妖的脸一沉,花娘这是在找死! 逆风把花娘拉到身后,“门主,花娘是累糊涂了,我马上带她走。” “你们两个刚回来,我替你们介绍,这位是漫天攸,前任门主遗落在外的亲生女儿。”漫天妖的声音很冷,眼神一直盯着花娘。 他能容忍她做梦,却不能容忍她挑衅丫头。加我"jzwx123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外面有声音传进来,“两天之内,不准任何人出海,一经发现,就地斩杀。”

楚倾瑶笑起来,这可真是够心急的。想了想道,“不如明天吧,我叫上楚瑾儿陪你一同去。既然要提亲,自然要正式一些。我这个王妃,多少还是有些面子的。”

“两国其实也没有多远,以后如果想家了,可以经常回来。”轩辕炙开口,“你放心,大将军很好。”

陈音音看了她一眼,“你能帮什么帮?只要你不给我添乱,我就谢天谢地了。”

她的心好疼,一直以来,她就对鬼医有好感,可因为他名声不好,她把那份喜欢,生生的压制在心里。后来师父把她许给了师兄,师兄很好,她找不到拒绝的理由。

转眼就过了半个月,轩辕炙收到消息,说陈絮语回京了。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告诉了楚倾瑶。楚倾瑶怕韩家再次受到伤害,想要回京。

随韩夫人同来的还有韩清风,他一进来就盯着楚倾瑶打量。

似乎猜到她的想法,轩辕衍道,“那师姐在王府等我,我去去就来。”

青倚在来之前,可没敢奢望孩子能跟着主子姓楚。还以为主子会随便给想个名字呢!此时高兴的站起身,正经八百的对着楚倾瑶福了福身,“多谢姐姐赐姓,还请姐姐再帮她想个名字。”

瑜琊脸皮薄,被她一说,红着脸半天不敢抬头。

“我比你了解夜染大陆,我知道他们手里都有哪些势力,事情由我来办,绝对事半功倍。”

他忽然欺近轩辕炙,一掌向他头上拍来,轩辕炙一躲,掌风直接扫中了无双。无双一个踉跄,勉强站稳。

见她没有反对,轩辕炙的眸子深了深,压抑着心头的迫切,一点一点的与她身心交融。

这个孩子就像是一个污点,在时时刻刻提醒她,她有多么不堪,多么脏。

最后,他们被逼到了海边,两人同时跳了下去。

他拿着手巾轻轻为她擦着身子,一脸的谨慎,生怕不小心伤到她一般。

她去可就不一样了,她炙王妃的身份就是保证。

“不知王府的人,可找到了无极殿?”于剑雪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