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消灭北宋的金国将领下场,金国俘虏宋徽宗机器嫔妃,宋朝二帝金国带走,宋徽宗在金国生的孩子

发布时间:2019-11-18 12:25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中年男人说着,扬起手掌,一巴掌朝天天脸上扇去。

姜良站在台上,发出这样歇斯底里的吼声。

“不是。”萧阳否认掉了白袍客的猜测,“西夏国都的建筑风格,并非如此,猜测无用,下去看看吧。”

叶云舒听着这话,眉头皱的更紧了,人事部经理?

“你的意思是说,在老大的体内,有一团气旋?还分为两种颜色?”白池听完未来的叙述,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第248章 两个女人的对话 所谓生死战斗,就是两方最高端的人,来分高下,那一战,很多人都知道。 光明岛岛主,孤身前往欧洲王会,与王会会长,进行了一场生死之战。 那一战结束后,不管是王会会长,还是光明岛岛主,都没有任何消息传出,甚至从那一战过后,上层社会,再也没听说过这两个人,对于两人那一战的结果,大家也完全不知。 对于那一战的猜测,也是什么版本都有,可没有任何一个版本能够被证实,就连白池等人,到现在,都不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,对于当时那一战,萧阳只字不提。 萧阳看了看自己的手腕,微微活动了一下。 白池正在开车,并没有注意萧阳的动作,如果他看到,一定会发现,萧阳在活动手腕的时候,有些不自然的感觉。 现在时间,是中午十二点,萧阳算了一下,自己大概在下午五六点的时候,就能回到银州。 “时间有些紧迫了,有些事情,要抓紧处理了。”萧阳心里长叹一声。 此时,银州恒远商贸。 一身职业套装的秦柔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,看着面前的女人,皱眉道:“叶总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 叶云舒长发披在脑后,穿着一身米白色的套服,套服一直从脖颈延伸到膝盖下,给人一种雷厉风行的感觉。 在秦柔的办公桌上,摆着三份文件。 叶云舒看着秦柔,语气平淡的开口:“你面前的这三份文件,是叶氏现在所拿到最大的三份贸易合同,每一份,都能带来数亿元的利润,能让一个正在发展的公司,在短短的时间内,筹集到大笔的资金,我已经跟合作方谈好了,如果秦总愿意,这合同上,随时可加上恒远贸易的名字。” 秦柔看了那三份文件一眼,随后问道:“叶总,我不觉得,我恒远,或者我秦柔,有什么值得让叶总这么拉拢的?” “不是拉拢,是洽谈,昨晚的事情,秦总应该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,只要秦总能忘记这件事,这些合同,就都属于秦总了。”叶云舒莲步轻移,走到秦柔办公桌前,“秦总,你是一个生意人,应该明白,生意人眼里,永远只看重利益。” 秦柔微微一笑,“我还以为,叶总是看上了我们恒远商贸,结果到头来,是我秦柔自我感觉良好了,叶总,如果今天,你是来谈合作的,我秦柔欢迎,但你要想让我秦柔把昨晚的事当做没发生过,抱歉,我做不到,这件事,我一定会追查到底!” 秦柔虽然语气上没表现出什么,但在她的目光中,却无处不透漏着坚定两个字。 叶云舒脸色一变,“秦总,你真的准备,和我们叶氏,鱼死网破么?” “呵!”秦柔轻笑一声,“叶总,你也太抬举我姓秦的了,我何德何能,有跟叶氏鱼死网破的能力,我不过是捍卫我自己的权利而已。” 叶云舒脸色连连变幻,“好,既然秦总做出了决定,我叶云舒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,这三份文件,就先寄存在秦总这里,如果秦总有别的想法了,可以随时跟我联系。” 叶云舒说完,不等秦柔再说什么,转身朝秦柔的办公室外走去。 叶云舒前脚才踏出办公室,就被秦柔叫住。 “叶总留步!” 秦柔的声音,让叶云舒露出一脸喜色,在转过身的同时,脸上的喜色,就被她完全收敛起来。 “秦总,你考虑好了?”叶云舒问道。 秦柔从她的办公桌后站起,拿起桌上的三份文件,朝叶云舒走来,“秦总,我想好了,你的提议,我并不打算考虑,其实,我今天也有一个私人问题,想要问叶总。” 秦柔将那三份文件,拍到了叶云舒的怀里。 叶云舒下意识的接过文件,不解的看着秦柔。 “叶总,你知道么,其实我很羡慕你,你有傲视他人的家室,你含着金钥匙出生,你享有许多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东西,可我很想知道,你是真的,喜欢萧阳么?” 叶云舒没有想到,秦柔所说的私人问题,竟然是这个,她回答:“萧阳是我丈夫,我对他的感情,自然不用秦总操心。” “是么?”秦柔笑了笑,“叶总,我觉得,你并不是喜欢萧阳,如果他是我的男人,我会让他无时无刻被万众瞩目,我会让所有人,都明白他的优秀,而不是像昨天那样,那么优秀的他,会被人当做是一个草包来取笑,我不知道你和萧阳是怎么相识的,也不知道你们两人在日常生活中是什么样的,我只知道,我是一个女人,不管在家如何,在外人面前,我的男人,永远该有他应有的尊严。” 叶云舒看着秦柔,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,“秦总,你好像对我的老公,很感兴趣?” 秦柔点了点头,直言不讳的回答:“我喜欢他,但我知道,他结婚了。” 听到这话,叶云舒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她开口道:“秦总,既然你知道他结婚了,就该把对他的兴趣收一收。” “我对他是怎么样的感情,我心里有数,不会越界,我只希望,叶总你既然享有别人所追求的幸福,就应该学会把握,可能在你叶总的生活中,并不缺乏追求你的男人,但有些人,是特殊的,如果真的爱一个人,就该给予他信任,如果萧阳是我的老公,发生了这样的事,今天的我,不会像叶总你一样,站在被害人的面前,想着怎么样让被害人闭嘴,而会想方设法,查出来,到底是谁,陷害我男人!” 秦柔的话语,让叶云舒身子没由来的一震,在秦柔的话中,她意识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那就是秦柔说的,信任! 好像,从昨天事情发生之后,自己一直想的,都是该怎么解决这件事,处理这件事的丑闻,从来都没想过,这件事,根本就不是萧阳做的! 当叶云舒走出恒远商贸的大门后,她那张绝美的容颜上,充满了茫然。

“走吧。”萧阳看了祖显一眼,转身走去。

费雷思从一旁走来,“好了,相亲的事晚点再说,老大,那边已经安排好了,我们的人看到吕晨了,现在要过去么?”

现在发生的一幕,就如同邵渊刚才教训第一名跟他动手的天榜高手一样。

现在发生的一幕,就如同邵渊刚才教训第一名跟他动手的天榜高手一样。第二十五届帝国

萧阳打了个响指,要了一瓶上好的葡萄酒,亲自给叶云舒表演了一场醒酒的艺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