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我的世界弑神戮魔,赛尔号弑神猎皇,弑神之王笔趣阁,弑魔修仙传v5.0 隐藏英雄

发布时间:2019-11-03 12:26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“放心吧。”叶云舒拍了拍女孩的肩膀,“叶氏的人不是强盗,那些可不是叶氏的人,只是打着叶氏的招牌,为非作歹而已!”

“好,仪器要能进来,就好办了。”白袍客点了点头,这地下城实在是太大了,一片漆黑,又一眼望不到头,若凭借他们几个人探索,里面还藏有什么未知的危险不说,就是光探索,都不知道要多长时间,而且还查不到多少有用的情报,这里的一切对他们来说都是个迷。

第244章 金色钥匙 两辆越野车刚刚压出的车轮印,此刻成为了两拨人的分界线。 “红发,你看见没,那小子的发色跟你一样。”费雷思凑到红发耳边,小声说道,这显然是挑事呢。 “没事。”红发嘴角勾起一抹狞笑,“等等我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埋到土里,你就看不见了。” “也对。”费雷思点了点头,表示对这种事情非常好理解。 红发青年看着萧阳他们一脸平淡的模样,心中没由来升起一股怒气,“老子让你们道歉,你们没听见么?” “我也问你了,你确定要我们道歉?”白池再次开口,“你想要怎么样的道歉法,对不起行么?” “哼!”红发青年冷笑一声,目光在未来和月神身上来回打量,这两个女人,虽然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,但依旧能看出那玲珑的身段,以及绝世的容颜。 红发青年伸手一指未来和月神两人,“就让她俩,过来给老子道歉!不然,我不介意教教你这荒滩壁的规矩。” 白池一拖手,冲月神和未来道:“得了,人家翻你俩的牌子,你俩去吧。” “好啊。”月神嫣然一笑,迈着莲步,朝红发青年那群人走去,她的脚尖已经踩到了那条分界线上。 看着月神的背影,红发摇了摇头,冲费雷思道:“哎,看来我没机会把那家伙的脑袋拧下来了,这些人,找谁不好,非要去找这两个女人,难道他们没听说过,最毒妇人心么?” 费雷思深以为意的点了点头。 在地下世界,人人敬畏龙王大人,不光因为龙王大人强大的实力,还因为龙王大人那让人畏惧的血腥手段。 光明岛十王当中,有两人的手段,能与龙王大人相比较,除了被人称作灾厄的白池外,便是雪山月神了!这个女人,圣洁时仿若天使,恐怖时,会让地狱的魔鬼都发出震颤! 月神慢悠悠的朝红发青年等人走去,她晃动的指尖,隐藏着锋利的刀刃,死在她手下的人,很难有全尸。 就在月神马上走到红发青年等人身前的时候,跟在红发青年身后的小弟,拉了下红发青年的衣袖。 “大哥,你看那!” 小弟朝深坑的另一头伸手一指。 红发青年放眼看去,见到一个浑身隐藏在黑色斗篷中的身影,这个身影的出现,让红发青年眼中出现一抹恭敬。 这黑色的斗篷,完全由麻布制成,整个斗篷,都是一片纯黑,没有一点花纹。 在地下世界,并不是人人都可以穿这种黑色斗篷的,所有身披黑色斗篷的人,都有一个统一的称呼。 地狱仆人! 就像是地狱行者一样,没有人知道地狱仆人长什么样,那黑色的斗篷,掩盖住了他们的全部。 地狱行者的出现,代表着生命被收割。 而地狱仆人的存在,就是光明岛的代言人,他们的话,代表着光明岛的话。 原本还气势很盛的红发青年等人,在见到地狱仆人出现的时候,全都表现的唯唯诺诺,再也不敢有盛气凌人的模样,生怕惹人不满。 “先回来吧。”萧阳也在这时开口。 已经走到红发青年面前的月神听到这话,没有一点迟疑,转身走了回去。 他们和萧阳称兄道弟,却是百分百执行萧阳任何一个命令。 红发青年等人俨然不知,就在刚刚,死神差一点点,就带走了自己的生命。 地狱仆人的出现,让所有人,都把注意力集中过去,原本这个地方还有些喧闹,此刻寂静的鸦雀无声。 地狱仆人缓缓抬起袖子,将一把金色的钥匙拿了出来,随后朝着面前的深坑当中一扔,发出沙哑的声音,让人分不出男女,“主人说了,这次的任务,有些难度,谁能拿到钥匙,任务归谁,任务完成后,凭借钥匙上岛。” 地狱仆人说完之后,再没有一句废话,缓缓转身,朝着深坑相反的地方,慢慢走去。 那枚金色钥匙,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亮,就落在深坑的最中心。 站在深坑旁这一百多人,默契的陷入沉默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相互对视。 然后在十几秒后,如同说定好了一般,齐齐冲向深坑,目标直指那把钥匙。 登上光明岛,对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来说,都是梦寐以求的。 所以,大战,一触即发! 地下世界是没有规矩的,或者说,只有一条规矩,那就是,胜者为王,谁的拳头大,谁说话。 就像是陀螺擂台一样,每个人都疯狂的前往深坑中心,击败身前的人。 红发青年等人并没有妄动,他们看着深坑内的人,咽了口唾液,刚刚的他们,虽然表现的狂妄,那也是对待萧阳,可对坑内其余的人,他们可不敢有什么狂妄心里。 坑内,可是有两个二流组织的人存在,而他们,不过是三流组织,二流组织和三流组织之间的差距,是格外明显的。 白玫瑰同样没动,她虽然是刺玫的首领,自身实力不差,能与坑内的人争锋,但现在的她,心态和其余人,完全不同,她很清楚,在场有什么样的人存在,这次的钥匙之争,到头来,很有可能只是一场闹剧而已。 “说吧,那个人还告诉你什么了。”萧阳的声音,突然在白玫瑰身后响起。 白玫瑰猛一回头,她都没有发现,萧阳是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后的,这让白玫瑰不得不在心中震撼,圣戒拥有者的可怕,果然不是自己可以揣测的,刚刚他若是想对自己不利,自己已经死了。 白玫瑰咽了口唾液,有些为难的道:“大人,我” “说吧,我不怪你,她已经知道我来了,对么?”萧阳看向深坑中那枚钥匙。 白玫瑰点了点头,“大人,她全都知道。” 萧阳问道:“说吧,怎么才能见到她?” “那位大人说,拿到钥匙,就能见到她” “拿到钥匙”萧阳一直盯着深坑,脑中在深思,切茜娅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

“求求你,求求你,快帮我拆了吧!”邱风双眼发红,脸上尽是祈求,那计时器上的数字,还剩最后两秒。

邱风所打开的,是一个企业评价软件,在这软件上,全都是对银州恒诚安保的负面评价,有说恒诚安保实力不行的,有说恒诚安保拿钱不干事的,反正各式各样的都有,在评级上面,若非最少得要打一颗星,否则恒诚安保的评价,恐怕连半颗心都没有。

“真到了那个时候,一壶水一万,恐怕都有人抢着买!”安东阳看了眼远方,“我们距离目的地不远了,准努力一下吧。”

孙尧拿出手机看了一眼,“我刚刚收到消息,你们叶氏在拍卖行卖出的那块地,迟迟没有过给买家,甚至那些地的所有权,还都不在叶氏旗下,拍卖行的规矩我是知道的,这地你必须在三天内给买家过户,这已经两天过去了。”

叶正南这才点了点头,整理了下身上穿的正装,走进院内。

叶正南这才点了点头,整理了下身上穿的正装,走进院内。单身父亲

几个商人之间的协议交付,引起官方高层的注意?这个姓萧的还真敢说啊!

“不愿意就等着呗。”萧阳吹了声口哨,“你们有句话说的对,我的确是想做的过分点,这样吧,现在光是无偿转让可不行,我们叶氏员工,昨天去找了你们不下十次,连手上的业务都给耽误了,那什么路费啊,精神损失费啊,你们就一人多赔个一千万吧,少于这个数字,就不要来谈了。”

祖显往前一看,就见前面那辆车的驾驶室窗口,伸出一只手来,比了一个中指,随后前车猛然减速,让祖显再次下意识的狠踩了一脚刹车,使车内的人因为惯性向前栽去,整辆车突然在路上停了下来,这种急刹,会让人胸口泛起一阵恶心,感到非常不适。

要知道,沙漠中的沙丘都是会移动的,在强风的作用下,沙丘向风一侧的沙粒被吹上沙丘,翻落到沙丘背风一侧,这种持续的沙暴就会使沙丘不停地向背风一侧运动,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。

萧阳走路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脚步声非常微弱,这不是他有意为之,而是这洞穴太深了,脚步声传进去,回荡不出来。 萧阳下意识紧了紧衣领子,这并不会起到什么御寒的作用,随着他越来越深入这处洞穴,洞穴表层已经能够明显看到晶莹的冰体。 萧阳哈出一口气,感慨道:“一处洞穴,里面的气温竟然比外面低上几十度,大自然的奇妙,真是让人无法捉摸。” “的确。” 一道微弱的声音,突然从洞穴内响起,回应着萧阳,“你师父陆衍,终其一生,只为追寻这世界的本源,本该为当世天骄,震铄古今的他,就为这一个目标,到头来,散去三朵白莲,化为一堆白骨,含恨而去,如今,只有少数人知道他的姓名。” 萧阳并没有因为突然响起的声音而感到惊讶之类,他本就知道这洞内有人,听着对方的话,萧阳问道:“你认识陆老头?” “如果按照辈分的话,你该叫我一声师叔,进来吧,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要问,我现在的状况,不便走出去了。” 对方的声音显得很微弱。 萧阳稍微迟疑一番,便加快脚步,迅速朝洞穴内走去。 随着萧阳的深入,洞穴内的寒气越来越强,就在萧阳都抵不住,开始牙齿打颤的时候,一道人影,出现在萧阳身前。 萧阳在看到这人影的瞬间,猛地一愣。 因为这人影,实在是太诡异了! 在洞穴的深处,有一张冰床,这道人影就坐在冰床上,是一个老头,他头发苍白,身材枯瘦,就连眼窝,都凹陷进去,眼神非常浑浊。 “怎么,是不是很意外,没想到麻衣口中的大人,会是这么一番模样?” 老头咧嘴一笑,只是他咧嘴的动作,放在他这具身体上,显得非常诡异。 “的确很意外。” 萧阳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,点头道。 “这也是没有办法。” 老头苦笑一声,“自我介绍一下吧,我名楚铮,与你师父陆衍,曾拜在同一门下,他是师父最得意的弟子,实力也最为强劲,而我,最开始不过是一个打杂的,师父看我可怜,收我当了弟子,算是师门当中,最差劲的一个人。” 萧阳张张嘴,刚要出声,便被楚铮打断,“我知道,你有很多问题要问,不过我时间不多了,在这之前,你回答我几个问题,如果还有时间,我会把我知道的,全都告诉你。” “你问。” “你是否真入了地狱牢笼?” 楚铮浑浊的双眼,盯着萧阳。 萧阳点头,“我的确进去,又出来了。” “哈哈哈!果然!” 楚铮大笑一声,“当初,我们很多人都在奇怪,氏族无数天骄,都想拜在师兄门下,可师兄偏偏选择了你这么一个普通人,就连练气法门都不传给你,看样子,师兄早就料想到有这么一天,那地狱牢笼,只有你能打开啊!” 萧阳眉头一皱,眼神疑惑,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,你说陆老头故意不传给我气,是知道我要进地狱牢笼,他怎么可能知道?” “你问我,我也不知。” 楚铮摇头,“师兄的本事,哪怕是我这个做师弟的,也只能仰望,恐怕等你某一天达到师兄那个境界,就能明白了吧,我问你,在地狱牢笼中,你可见到一名叫玄天之人。” 萧阳一惊,“你认识他?” 玄天,今年已经三百九十岁了,面前这人要认识玄天的话,岂不是说,他的年龄…… “看你的反应,应该是见到玄天了,他当初,可是能与你师父争雄的角色啊,只可惜,被神隐会阴了一手,放逐到地狱之中。” 楚铮惋惜一声。 “你的意思是,陆老头,也三百多岁了?” 萧阳有点懵,他当时,只以为陆衍不过六十多岁,而且那老头,行事风格古怪,喜欢恶作剧,就跟个小孩一样,竟然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! 楚铮摇了摇头,“准确来说,师兄总共活了四百二十一年,若非他最后无心练气,一心都在探索这自然本源上面,现在的他,还有大把的年月,不像我,不过三百六十四岁,就只能依靠这寒冰洞,来拖延肉身腐朽,苟延残喘罢了,可笑,我本以为,到了控灵境,就已经能看穿一切,可现在才知,这一切,不过是我目光短浅而已。” “控灵境后,是什么?” 萧阳问。 “你不用知道。” 楚铮摇头,“你既然能从地狱牢笼出来,你走的路,和我们完全不同,知道太多,对你不过是一种束缚而已,萧阳,我今日叫你前来,只有一事。” 山洞外,麻衣静立于此。 待天色彻底暗下,萧阳才从洞穴中走出。 “要走么?” 麻衣问道。 “不走。” 萧阳摇了摇头,“要在这待一段时间。” “多久? 我去买些物资。” 麻衣提步要走。 “你都用久这个字了,看样子,你知道楚铮叫我来的目的。” 萧阳说了一声,又反身走回洞内。 麻衣看着萧阳的背影消失在洞口,摇了摇头,“嘴犟的小子!” 古有山中无日月一说。 在昆仑深处,有两人会经常徘徊于山间,一人头戴斗笠,一人年轻不过二十多岁,如闲云野鹤一般,斗转星移,日月变幻,这两道身影每天,就在这昆仑之中,不受世俗纷扰。 这一晃,便是四十多个日夜。 十二月二十五号,一场大雪,飘落与银州。 这是银州今年的第一场雪,年轻人纷纷呼喊着圣诞的到来,一棵棵点缀精致的圣诞树上,挂满了精致的小礼物。 林氏集团。 秘书李娜敲开了秦文的办公室大门,“秦总,这次圣诞节,打算怎么安排?” “往年林总都怎么做?” 秦文抱着怀中的天天,问道。 “往年有这种节日的话,一般是聚餐团建,不过林总今年不在,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排。” “这样吧。” 秦文伸手敲打着桌子,“林氏和我们恒远一起团建吧,至于林总她,过段时间,应该就回来了。” “好,我通知下去,多谢秦总了。” 秘书李娜弯腰,离开办公室。 秦文将怀中的天天放到地上,她起身走到窗前,看着窗外的飘雪,叶云舒距离上次离开,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,秦文根本不知叶云舒去了哪里,平时联系的时候,叶云舒就告诉秦文说她在出差,考察项目。 “秦文妈妈,云舒妈妈和萧阳爸爸去哪了啊? 天天想他们了。” 天天拉着秦文的衣摆,撅起小嘴,可怜兮兮的道。 “他们……”秦文看着窗外,摇了摇头,“他们马上就回来了。”

“有你这句话,我就放心多了。”萧阳冲麻衣挥了挥手,“行了,时间这么晚了,我还回家抱着老婆暖炕头呢,不跟你多聊了。”

“哥,看到没有,这就叫专业,每一个环节,都有专业的人来负责。”安青阳光是听对讲机内传来的声音,都让她激动不已,这是平时在电影中才能看到的一幕啊,此刻竟然就这么发生在自己身边了。

不过现在对吴总等人来说,最重要的,并不是丢不丢人,而是他们手里的这块地,现在的价格,是一千多万一平,而他们马上就要以五千三一平的原价,卖回给叶氏,最重要的,在这之前,萧阳还问过他们,要不要到时候按照拍卖价出,结果他们自己选择了现在的条件。